「ㄟ,月餅」

『安抓- -?』

「中秋了,該吃掉你了」

『=0=這是誰決定的啊!!』

「我決定的啊,白豆沙口味的,賀呷」

『不~殺月餅是不道德的啊(逃逃逃~~~)』

......

嗯,終於只剩下快樂的回憶了,所以今年就訂白豆沙口味的月餅吧。
創作者介紹

當時的月光

殘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